华夏视听传媒赴港IPO营收如过山车武侠剧被批“没有灵魂”

2019-10-09 投稿人 : www.aida-consultant.com 围观 : 816 次

我想分享4天前的原始GPLP

作者:杨元

点评:阿辉

资料来源:GPLP Rhinoceros Finance(ID: gplpcn)

在影视公司普遍表现惨淡的情况下,“金剧界专业人士”华夏视听媒体集团(以下简称“华夏视听”)逆流而上,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说明书9月9日交易。

华夏视听在大陆制作了第一部金庸歌剧《笑傲江湖》,《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等经典金庸武术,但目前影视公司对资本市场并不乐观,华夏听说此举具有“必须在弦上发送箭头”的感觉。

为什么您仍然选择在寒冷的冬天公开发售?华夏表示,将筹集资金,扩大对高质量影视作品的投资。

缺钱永远是一群影视公司的心脏疾病。近年来,随着影视市场增速的放缓,资本热情逐渐消散,加上收视市场的不确定性,影视公司的资金压力也像华谊兄弟一样翻了一番,但是还可以通过认捐,卖画等方式解决资金困难。

华夏视听有限公司等视频公司的收入规模不及万达影视,唐德影视等龙头企业。收入非常不稳定。如何获得稳定和充足的资金是当务之急。上市融资无疑是一个捷径,但是资本市场是否认可它?

“过山车”,武术剧等的收入被批准“没有灵魂”

根据招股说明书,华夏视听业务收入主要包括影视制作业务和高等教育业务。

从数据上看,华夏视听收入就像是“过山车”。 2016年影视制作收入仅为134.9万元,2017年增至3亿元。到2018年回落至9139.6万元; 2019年前6个月,影视制作业务收入达到4.3亿元。

资料来源:华夏音像说明书

对于2018年收入的急剧下降,华夏视听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说,它于2018年完成了《倚天屠龙记》的制作,但于2019年初获得了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并将其交付给了腾讯控股(.HK)。因此,掌握该节目的大部分收益都是在2019年而不是2018年输入的,而且行业政策是电视剧交付时间延迟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Happy Twist之所以受到A股IPO壁垒的阻挠,是因为收入的不稳定和未知的“爆炸”是重要原因。

华夏音像说明书显示,目前已预留大量IP。从过去来看,“成都知识产权,挫败知识产权”的例子并不罕见。一些经典的电影和玉器走在前列,后来的版本经过改编和创新,很难赢得观众的认可。 2019年发布的《华夏视听》《倚天屠龙记》在豆瓣上仅获得5.7分,齐鲁晚报批评“为什么武术剧越来越无情”。

华夏视听有很多“魔术戏”,监管部门反复批评“魔术戏”的过度娱乐。即使您拥有金庸,二月河,梁小生等人的作品的版权,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简单地享受“编剧IP”的好处。

在口耳相传的当下,着名作品和IP可以用于金钱的简单重制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旦添加了金庸和其他名人的光环,观众对作品的质量要求就会越来越高。

此外,中国的视听服务也面临着服务商高度集中的风险。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五大供应商/服务商采购金额分别为1.03亿元、2.47亿元、2.08亿元和2960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78.6%、97.8%、83.8%和66.4%。

事实上,包括互联网平台在内的国内影视制作企业数量庞大,中国视听产业的市场竞争也十分激烈。越来越多的电视台开始制作自己的电影和电视。对于中国音像业来说,如果作品质量不太好,也会面临客户流失的风险。

没有金色的招牌,你能“躺下赢”多久?

在教育事业上,华夏视听也不能“躺着打赢”。

从学费收入来看,招股说明书显示,虽然近年来学生的平均学费在增加,但增长速度也相对缓慢。2013年9月以来,我国电化教育平均学费增长空间不大。2016年,平均每年学费为元。2018年,平均每年学费为元。两年学费增长率仅为0.5%。

对于近年来没有提高学费的问题,华夏视听表示,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未按规定审批或其他无法控制的因素)。这不能保证它将来能够维持或增加其大学收取的学费或住宿费。没有给出原因。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更糟糕的是,2019年7月1日,中国传媒大学终止了与华夏视听大学附属中川南光学院的合作办学协议,华夏视听大学于2021年更名为华夏传媒大学(南京)。

中国传媒大学的声誉一直是招生的“黄金招牌”。一旦您告别了传记,就依靠南光学院现有的师资和入学能力,还无法确定它能否保持教育事业的繁荣。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作者:杨元

点评:阿辉

资料来源:GPLP Rhinoceros Finance(ID: gplpcn)

在影视公司普遍表现惨淡的情况下,“金剧界专业人士”华夏视听媒体集团(以下简称“华夏视听”)已向上游倾斜,并于9月向香港联合交易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9.

华夏视听在大陆制作了第一部金庸歌剧《笑傲江湖》,《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等经典金庸武术,但目前影视公司对资本市场并不乐观,华夏听说此举具有“必须在弦上发送箭头”的感觉。

为什么您仍然选择在寒冷的冬天公开发售?华夏表示,将筹集资金,扩大对高质量影视作品的投资。

缺钱永远是一群影视公司的心脏疾病。近年来,随着影视市场增速的放缓,资本热情逐渐消散,加上收视市场的不确定性,影视公司的资金压力也像华谊兄弟一样翻了一番,但是还可以通过认捐,卖画等方式解决资金困难。

华夏视听有限公司等视频公司的收入规模不及万达影视,唐德影视等龙头企业。收入非常不稳定。如何获得稳定和充足的资金是当务之急。上市融资无疑是一个捷径,但是资本市场是否认可它?

“过山车”,武术剧等的收入被批准“没有灵魂”

根据招股说明书,华夏视听业务收入主要包括影视制作业务和高等教育业务。

从数据上看,华夏视听收入就像是“过山车”。 2016年影视制作收入仅为134.9万元,2017年增至3亿元。到2018年回落至9139.6万元; 2019年前6个月,影视制作业务收入达到4.3亿元。

资料来源:华夏音像说明书

对于2018年收入的急剧下降,华夏视听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说,它于2018年完成了《倚天屠龙记》的制作,但于2019年初获得了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并将其交付给了腾讯控股(.HK)。因此,掌握该节目的大部分收益都是在2019年而不是2018年输入的,而且行业政策是电视剧交付时间延迟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Happy Twist之所以受到A股IPO壁垒的阻挠,是因为收入的不稳定和未知的“爆炸”是重要原因。

华夏音像说明书显示,目前已预留大量IP。从过去来看,“成都知识产权,挫败知识产权”的例子并不罕见。一些经典的电影和玉器走在前列,后来的版本经过改编和创新,很难赢得观众的认可。 2019年发布的《华夏视听》《倚天屠龙记》在豆瓣上仅获得5.7分,齐鲁晚报批评“为什么武术剧越来越无情”。

华夏视听有很多“魔术戏”,监管部门反复批评“魔术戏”的过度娱乐。即使您拥有金庸,二月河,梁小生等人的作品的版权,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简单地享受“编剧IP”的好处。

在口耳相传的当下,着名作品和IP可以用于金钱的简单重制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旦添加了金庸和其他名人的光环,观众对作品的质量要求就会越来越高。

此外,华夏视听还面临着服务提供商高度集中的风险。在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华夏从前五名供应商/服务提供商处进行的采购分别为1.03亿元,2.47亿元,2.08亿元和2960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78.6% 。 97.8%,83.8%和66.4%。

实际上,包括互联网平台在内的国内影视制作公司的数量是巨大的。华夏视听面临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越来越多的电视台已经开始制作自己的电影。对于中国的视听而言,如果他们的作品质量不高,将面临客户流失的风险。

躺在“金色招牌”中需要多长时间?

在教育行业,华夏视听不能“躺下”。

从学费收入的角度来看,招股说明书显示,尽管近年来学生的平均学费有所增加,但增长速度较慢。自2013年9月以来,华夏视听的平均学费一直很小。2016年的平均学费为元/年。到2018年,平均学费为元/年,两年学费增长率仅为0.5%。

几年来,学费一直没有调整。华夏表示,这是由于各种原因(包括未获得所需的批准或其他超出其控制范围的因素),并且无法保证其将来能够维持或提高其大学收取的学费或住宿费。华夏没有给出具体原因。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更糟的是,2019年7月1日,中国传媒大学与华夏视听的“中川南光学院”终止了合作协议,华夏视听在2021年逐渐更名为国泰传媒大学。

中国传媒大学的声誉一直是招生的“黄金招牌”。一旦您告别了传记,就依靠南光学院现有的师资和入学能力,还无法确定它能否保持教育事业的繁荣。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日期归档